消失已久的辛巴,将他的复播留给了快手(组图)

2022-09-11 08:38:25

消失已久的辛巴将重播处子秀留给了今天快手最重要的业务,找工作。

6月29日,辛巴直播两小时,为5家公司带来17.5万份简历,10万份工作。

直播招聘后,“辛巴带头”热搜,招聘方式升级大讨论,快手和快手招聘主播的狂欢。

快手平台上的招聘主播,以辛巴为题,陆续发出招聘视频:

“不要相信我们。辛巴的现场招聘就是最好的证明。特斯拉和歌尔的大公司都在这里。”

“在直播中寻找工作是一个大趋势。点击下面的链接发布职位。”

辛巴直接在5家大公司推广了10万个职位,甚至还邀请了各个公司的招聘代表,强调公司的直接招聘,将公司的招聘信息直接连接到需要的蓝领。

但观察快手直播的招聘生态可以发现,企业直招的很少,直播间里劳务中介依然活跃。

去快手,找工作,最后通过中介找工作。

两个小时,17.50,000 份简历

6月29日,辛巴如期现身快手直播间,在快招平台开启直播招聘环节,自嘲道:“这件事(附帖子),辛巴是第一次做男人。”

此前,辛巴因身体原因停播近一个月。按照原定计划,他应该在八月份恢复播出。然而,一段招聘视频改变了他的想法。

“我知道一个小时工每小时挣几十块钱,但有一天我看到有人喊9块钱一小时。人们找工作的渠道很窄。我希望我能把公司的招聘信息和那些联系起来。谁需要。所以我决定做这个直播。”

直播当晚,辛巴介绍了与歌尔、沃尔沃汽车、奇瑞汽车、立讯精密、明硕科技5家公司相关的10万个岗位,多为质检员、操作员、维修工、物流等基础岗位人员,平均工资5000-7500元不等。

在两小时的直播中,5家公司的招聘代表陆续上台,与辛巴同框,介绍工作类型、工作需求和数量、工作职责等信息。

与传统招聘不同,招聘代表将通过图文视频直接展示公司的工作、食堂、​​宿舍环境,如食堂6-8元全程管理,免费食宿、水电、差旅、带薪年假、汽车折扣和其他员工福利。

大公司的直接招聘、薪酬和工作环境一目了然。这一功能让无数观众在辛巴直播间按下了一键送达。

辛巴在播出后每分钟吸引了 100,000 名观众。短短两个小时的直播,五家公司共收到17.50,000份简历。

其实企业可以在短时间内收到大量的简历,不仅仅是因为辛巴的影响力和这次直播的透明度。

快手提交简历的速度和速度可能是更直观的原因。

对于用户来说,只要选择年龄段,填写手机号并在首次注册时提交,即可“立即注册”。

而且年龄组几乎没有用。很多招聘直播间的年龄段只有两种选择,有的是16-48岁和49-60岁,还有很多是18-70岁和70岁以上。

之后,用户无需重复填写信息,看到任意账户、任意公司的意向职位,即可一键注册。

对于招聘公司来说,直播间收到的海量简历其实只是简单的电话号码、年龄段信息的集合。

这种针对蓝领的快速招聘模式已经实施了半年快手。

今年1月底,快手正式启动“快招”计划,申请者只需留下手机号即可申请。

4月,快手app升级后,首页顶部新增“找工作”栏目,多为蓝领快招需求。

5月,快手直播招聘平台“快招”板块月活跃用户数突破1亿。

6月,快手因病休养的一哥辛巴提前开播,只为宣传快手的快招项目。

直播结束,辛巴还不忘宣传:“在快手搜索‘快招’就行了,公司里会有很多职位等着你。”

虽然辛巴公开表示这是一个纯粹的公益帖,但团队不会只为这一个转招。事实上,辛巴的团队还是有靠山的。

热身视频中隐藏着诱惑和野心。

“如果粉丝觉得可行,我也可以坚持下去。我每次直播都带求职项目,总能找到适合你的工作。”

快速招聘背后的蓝领企业

快手的布局和辛巴的直播都指向蓝领业务。

蓝领行业一直都有无限商机。

千禧年之初,大量蓝领工人从城镇和小城镇中走出来。除了村民的推荐外,他们还可以依靠中介服务商来找工作。

一开始,劳动力供不应求,工人们要想去待遇更好的工厂,就得花钱拖延关系。

有一点关系的人创办了一家劳务公司。他们以公司直接招聘的名义,在乡镇发布招聘信息,收取每人800元的介绍费。

一次招聘后,招聘信息中的福利和工资被夸大了,但劳务中介的几十万元净利润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后来,农民工成功避开了乡镇的劳务中介,但未能避开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劳动力市场中介。

2004 年,武汉的许多农民工留在劳动力市场之外寻找工作机会。不去找工作的原因是中介费40-60元,而工人的月薪只有400元。

当工厂对劳动力的需求增加,劳动力成为稀缺商品时,劳务中介反过来向大工厂收取中介费。

事实上,由于短期劳动力需求量大,需求量大,工厂通常将需求批量外包给蓝领资源巨大的劳务中介。

在招聘旺季,劳务中介的招聘费原本是每人2000-4000元。现在,一些制造业的单人招聘成本已经达到1万元。江苏某制造企业负责人透露,2020年春节期间,该公司招工时支付的中介费高达1.8万元。

即便如此,在蓝领市场,也很少有人能绕过劳务中介。一些新兴的劳务中介公司的创始人也绕不开这一点:他们在工作的时候从劳务中介那里赚取了太多的佣金。

把蓝领招聘给创始人的好工作,我还记得他通过劳务中介找到的第一份暑期兼职:

“我们的月薪是800元,结果发现我们的薪水居然是1400元,代理赚了将近一半。”

蓝领招聘业务利润丰厚。

2004年,一个黑中介一次招聘就可以赚到20万元以上的净利润。 2018年,在招聘领域还算不上龙头的“我的打工网”成立5年,盈利近亿元。在快手上,顶级劳务中介主播年收入200万。

蓝领招聘的市场潜力远不止于此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中国9亿劳动力中,有4亿是蓝领,大约1亿是制造业蓝领。此外,蓝领每年主动应聘换工作4次以上,是白领的4倍,潜在招聘市场规模至少1000亿元。

但直到疫情之前,蓝领招聘的主要网络平台只有58同城。

公司占据90%以上的蓝领招聘市场份额,主要收入来自蓝领招聘。

58退市前上一份财报显示,2020年一季度,公司实现营收25.603亿元,其中会员服务和线上推广服务共实现营收24亿元.

靠会员费赚钱的58同城,不止一次将蓝领工人推向危险境地。

标有58全国简历销售的压缩包被卖给了劳务中介甚至电信诈骗团伙。

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,通过58同城发布虚假招聘信息的诈骗案件已达100多起。

2021年,58同城卷入柬埔寨“中国血奴”事件。受害人反复确认是在58同城看到的招聘广告。

对于蓝领群体来说,58同城曾经是首选,但绝不是唯一的选择。

对于今天的快手来说,这可能是进入蓝领招聘市场的最佳时机。

模式不变

各大互联网公司觊觎蓝领招聘市场。

2016年,老板智品将蓝领招聘业务拆分出来,成立了独立的产品店长智品。现在6年过去了,我在网上搜索了关于直接聘用店长的信息,最新消息停留在2019年。

美团也是和老板一样的情况。 2019年9月快手号买卖,美团在中秋假期上线“半头智品”并进行内测试点。这个以招聘蓝领为主的新项目,线上线下悄无声息,全程没有引起轰动。

即便如此,BOSS也没有放弃招聘蓝领。公司在美国提交IPO时,白领金领用户和蓝领用户分别占55.0%和28.8%。老板智品在蓝领不是平台主要用户群的前提下,依然选择专注蓝领市场。

Boss直接招聘招股书显示,公司瞄准渗透率较低的蓝领市场,将蓝领用户的增长作为重要的增长动力,致力于扩大蓝领用户群。

疫情过后,企业大力推动蓝领招聘的线上化。

无论是老大直拼、58同城等老牌招聘公司,还是快手等新入行者,都推出了直播、VR等新招聘模式。

58同城推出带职位的直播;智联招聘推出灵活用工、蓝领紧急招聘专场; 58同城推出“工人互助计划”。

今年年初,赶集网直接更名为“赶集知照”。 8小时不间断直播,为顺丰、华润等25个一二线城市提供各类岗位。

在直播中快手号买卖,快手似乎有着先天的优势。除了直播,快手的用户也很自然地融入了四五线城市的蓝领群体。

2022年6月,富士康在快手举办了正式的招聘会。两位主播不断强调:

“我们是深圳富士康官方直招,不是派遣工,不收取任何费用。”

本次富士康招聘会,30万人观看,被一些人视为国内蓝领招聘的标志性节点。

但事情不能这么简单地看到。

首先,富士康的直播是针对残疾人的公益招聘,并不普及。

更重要的是,无论快手、赶集网还是其他平台,参与直接招聘的大厂并不多。在快招板块,大部分直播间都是第三方劳务中介直播,几乎看不到企业直接招聘。

BOSS直聘推出“海螺首选”蓝领招聘计划,直接招聘企业和授权正规中介公司。

就算是快手的直播出道也是一样。在预告中,六大公司招聘了10万个职位,但在真正的直播中,只剩下五个了。

劳务中介的招聘情况远不如辛巴乐观。每个直播间平均有几十到几百人,但弹幕互动很少,平均每分钟一两次的频率。主播们最常说的话,有兴趣的可以点击下方报名。

注册后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