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家视频号双十一直播带货突破3000万,微信生态更友好

2022-09-21 08:26:43

当“连接”动作让更多玩家加入视频账号时,服务商也获得了更多客户资源,挖掘商机。

“第一时间”是一家深耕微信生态多年的服务商机构。 2013年开始提供公众号运营服务,此后以直播为主发展。 2020年底,公司创始人夏恒意识到视频号会在腾讯短视频直播中赢得内部赛马,于是转用视频号。

目前,针对教育培训机构、知识付费IP专家、线下超市等各类人才或品牌的“第一时间”服务,直播是主要的变现方式。 2021年11月,公司服务达人直播总GMV达到约5000万,位居当月视频账号服务商排行榜第四位。

夏恒向新榜编辑部强调,进入视频账号的时间很重要。 “来得早,可能无事可做,来得晚,可能就没有机会了。”在他身边,近30%的服务商同行在2020年上半年进入视频账号,花了3个月的钱一无所获,转投抖音快手。

不过,也有少数同事选择在2021年重返视频战场。正因如此快手企业号,夏恒认为微信生态更加友好,“抖音快手'公域流量一直不稳定,价格越来越贵,但微信的私域流量还是低成本,可以自己抓”。这让更多的企业看中了视频账号的沃土。

2021年双十一前夕,视频号将上线直播控制台,支持主播和运营团队管理直播间。

根据有赞数据,有超过1500家有赞服务商加入了视频号双十一活动。单场直播GMV突破3000万,单商户累计直播观众突破660万,单品牌客单价最高达到12235元。

不限于双十一期间活跃,有赞数据显示,2021年下半年,有赞服务的视频账号商户的直播数量将比上半年增长三倍。

根据新榜下视频账号数据工具新视带货主播排名,2021年12月TOP50主播中,前三榜单月总销售额超过5亿元。

除了商业化走上正轨外,更多热门视频账号也将在2021-2022年初迎来内容出圈。

在建党100周年前夕,“星球研究所”视频账号发布了一部10分钟的短片《100年重塑山河》,讲述了中国人如何塑造地球表面,普及中国过去100年发生的各种变化。该帐户拥有超过 1 亿次观看和 380 万次点赞,拥有超过 300,000 名关注者。

12月,西城男孩和五月天两场视频账号演唱会的直播接连刷屏。其中,西城男孩演唱会场馆观众人数超过2700万,同时在线人数最高为150万。如果使用鸟巢,最多可以容纳10万人。 ,相当于填满15个燕窝。热门内容不仅限于原创内容和直播。公司还使用视频帐户来传播信息。

2022年初,一则视频号“山东蓝翔陪你开超速车”的内容在朋友圈刷屏。该视频使用了QQ飞车手游的国籍和山东蓝翔的一句话“挖掘机学校在哪里?”家强?中国山东找蓝翔“洗脑广告标语,点赞数迅速突破10万,这也是2022年企业视频号出圈的第一例。

三、2022 关键词:支持、基准

2022年1月6日,新年伊始,张小龙未能如期出现在微信公众课上。然而,“视频号创造者大会”作为当天下午的第一个分论坛出现,可见官方对它的重视程度。

本次发布会上,视频号依旧没有公布相关的日常活动数据,强调未来为创作者提供的流量和变现支持,并列举了近两年的优质案例,犹如公开立案仪式.

对此,“网络大盗”发文称,视频账号清醒,愿意投入足够的资源。

在此之前,视频号已经在2021年9月下旬发布了首个MCN招募计划,还提供了流量和现金奖励。 .

夏恒表示,除了直播电商领域,短视频领域的机构间竞争也很激烈。自MCN招聘计划发布以来,抖音和快手的多位头部MCN都加入了视频号,对自己的公司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

在视频号发布的2021年9月至2021年11月MCN机构影响力榜中,“第一次”的排名从9月的第6位跌至10月的第23位,甚至跌至11月的Top 30列表。

不过,夏珩并没有感觉到压力。在他看来,大部分招进来的MCN只是完成了一个下属人才的迁移,先占了一个坑,然后没有进行深度运营。留给整个生态系统的优质人才资源正在迅速积累。未来机构之间的竞争主要是运营能力的竞争,这还是第一次好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夏恒告诉我们,官方视频号并不强调排名,有时甚至连服务商内部排名都不允许对外公布。作为服务商,微信更希望所有服务商依靠自己的能量公平竞争快手企业号,不希望出现一些服务商因为排名背书而独占鳌头的局面。”

经过两年的探索,视频号更加成熟,玩家对其的看法更加客观,运营思路也发生了变化。

廖世健告诉我们,《十点读书》视频号经历了两大调整:

首先,《十点阅读》将此前成立的短视频直播团队与公众号、私域团队合并为一个整体,形成完整的微信生态内容服务链。

其次,《十点阅读》改变了早期“视频号是营销工具”的看法,而是将其视为一种新的内容创作工具,直播内容也从早期的投放转变为现在的文化直播内容。 “这和公众号的逻辑很相似,不能说公众号一上来就全是带货的广告,一定要建立用户对内容的粘性。”廖世健解释道。

新的一年,《十点读书》希望保持文化视频账号直播的TOP地位,加强视频账号与微信生态中各个组件的链接,形成两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之间的轮式驱动。

对于以夏恒为代表的服务商来说,最关心的就是视频账号的商业推广功能。

夏恒向我们吐露,“基本上,你听说过的,你没听说过的,在线的,灰测的,离线的,大部分功能我们都用过了,为什么没有“是啊。一个人用,很多人不用。我知道,归根结底,视频号的推广效果还是需要优化的。”虽然有抱怨,但夏恒还是愿意继续合作,尝试新的推广功能,相信视频号一定会在精准人群匹配上取得成功。

近期,视频账号的直播间上线了链接推送功能。主播可以在直播间直接推送五种链接泡泡,包括直播预告、公众号文章、红包封面、企业微信名片、微信广告泡泡。对此,夏恒在朋友圈感叹“2022年的大惊喜”。

接下来,夏恒除了尝试新的方式推广视频账号,2021年还将加大对已经贯穿的视频账号业务的投入,除了扩大孵化和代理运营的业务规模外,还将全力打造行业其他案例,包括视频账号人才培训业务的布局,以及代表交易者运营各类直播基地等。

四、视频号能否为微信带来内容生态复兴?

在2020年的微信公众课上,张小龙曾反思微信的两个错误:“一是公众平台长期只有PC网页版,限制了内容创作者的范围;文章的内容载体,因此缺乏短内容的呈现方式。”

这两个错误在视频号上都得到了弥补:手机可操作,支持短视频和直播,视频号承载着微信从静态图文升级到动态视频的重任。

可以说,微信公众号至今仍是图文内容最好的平台,但在短视频和直播的冲击下,图文内容的相对缩水已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。

从2020年到2022年,公众号连续三年缺席微信公众课,C位被视频号取代。虽然这也与公众号内容生态布局的逐步稳定有关,但不少业内人士将此解读为一种“隐喻”,即微信集中编码的下一阶段将是视频号,而不是公共帐户。

随着视频号和公众号的不断交流,目前订阅号新闻已经不仅仅是公众号的舞台,而是正在成为一个整合公众号和视频号的通知中心。就在前几天,在微信最新更新版中,“看吧”还专门为视频内容创建了独立版块,为视频内容赋能。

多年来,微信建立了坚实的内容生态屏障。随着公众号和视频号的开通,公众号的股票价值正在被重新发现,视频号的增量价值也被揭示出来。

至于之前业内的讨论,公众号的粉丝是否可以一键迁移到视频号,至少从技术上来说,这不是什么难事,还得看关于微信的方式和选择。时间节点,尤其是如何照顾用户体验。视频号带来的观众也将为公众号带来新的用户增长点。

微信生态流量将继续涌向视频账号。毫无疑问。无论从平台还是用户消费习惯来看,视频都是趋势。

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视频号采取了一些差异化路线。

以科技自媒体人潘鸾为例。过去一年,他在自己的视频账号上进行了60场直播,其中大部分是互联网行业的话题讨论和观点。虽然不能排除官方微信流量推荐,但目前可以看到,潘超每次直播的浏览量都在10万以上,直播次数也可以达到上千次。

创始人叶希东(昵称娃训)曾用即时日活动数据对比盼然直播间的人数。

类似于直播内容这个特定领域,可以通过微信社交关系在专属圈内传播,模式已经验证。去年8月,我们拆解了一个人体视频账号的直播案例,曾3小时带货64万元。

可见,无论是像潘兰这样输出科技领域专业知识的从业者,还是三四线用户可能喜欢的身体账号,他们都找到了一条路通过直播视频帐户获利。视频号拥有不同圈子的用户,这本身也符合微信作为全国性应用的特点。

再比如上面提到的演唱会直播,大众接受度更高,圈子更广。

西城少年演唱会视频号直播当晚微博热搜

又如以蓝翔为代表的企业视频号,可以利用微信独有的圈子交流能力,打通企业微信、小程序等工具,通过短视频、直播等方式与消费者互动。未来,所有组织都将是基于内容的组织,包括企业。

目前看来,直播、演唱会直播、企业直播这几种,可能会成为视频弯道超车的机会。

另外,前不久的微信公众课也提到,视频号直播未来可能会推出付费版本。具体的支付模式还有待观察,比如是单一的直播支付还是会员模式。无论如何,对于创作者来说,还有另一种改变方式。尤其是特定圈子的专业直播,专业知识+内容稀缺,完全可以实现付费。

回顾这两年,从舞台搭建到舞台表演,视频号遵循“克制”的微信规则,一路小步跑,交出了一份体面的答卷。我们推测,微信原本稳定的内容生态,或许有机会利用视频号实现复兴,实现意想不到的逆袭。